網站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黨史故事 正文

【科大黨史故事】文武全才吴奚如

作者:韩静 时间:2021-06-01 资料来源: 党委宣传统战部(教师工作部) 浏览次数:

党史学习教育开展以来,全校广大党员干部坚持“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紧扣“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推动党史学习教育深入人心。日前,我校推出讲好“三个故事”之“科大黨史故事”“黨史故事青年说”“煤炭精神故事”专栏。今天,我们推出“科大黨史故事”第三期,讲述文武全才吴奚如的故事。让我们一起传承红色基因,继承革命传统,一起讲述在学校发展各个时期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人物和故事,一起在故事中汲取智慧和力量,为推动学校高质量发展凝聚强大动力。

吳奚如(1906-1985),湖北京山城關人。1925年入黃埔軍校第二期學習,同年加入中國共産黨。曾先後參加北伐戰爭、八一南昌起義,曆經西安事變、皖南事變、延安整風等重大曆史事件。曾任葉挺獨立團政治處副主任、中共湖北省軍委書記、中共河南省軍委委員兼秘書、左聯大衆化工作委員會主席等職務。1947年調派東北任牡丹江市及松江省總工會主席、東北總工會生産部長。建國後先後任鶴崗煤礦工業學校校長、雞西煤礦學校第二校長、華中師範學院政治教育系副主任、湖北文聯委員、省作協理事、武漢市政協委員、中國作家協會武漢分會理事。

擔任魯迅與黨中央聯系的承轉人,成功保存方志敏作品

1927年,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後,吳奚如出任湖北討蔣委員會常委、《討蔣周刊》主編。其間,他祖母、叔叔、堂弟被反動派殺害。

1934年,吳奚如轉入上海周恩來領導的中央特科,同時擔任魯迅先生和黨中央聯系的承轉人。他創作的《卑賤者的靈魂》是魯迅先生審閱後才送《作家》發表的。他的第一個短篇小說集《小巫集》也是魯迅先生介紹到當時上海的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的。同時,他還創辦、協辦了當時上海的一系列進步文藝報刊,與蕭軍、蕭紅等一大批著名作家過往甚密。

吳奚如高度注意保證魯迅先生的安全,常在內山書店與先生見面,有時也通過胡風從中傳遞信件和消息。有一天,魯迅先生從內山書店收到一封內裝若幹張白紙的信,不明究竟,交給胡風後又急轉吳奚如,吳讓胡用碘酒擦拭,發現原來是關在南昌監獄的方志敏同志在獄中托人送出來的,那是寫給黨中央的一份報告和給魯迅先生的求助信。也正是經吳奚如之手,爲中國人民保存下來方志敏烈士著名的作品:《清貧》和《可愛的祖國》。

西安事變前主辦《文化周報》,爲張學良主持對外宣傳

1936年9月底,吳奚如受特科指派趕赴西安,其秘密使命是爲張學良主持對外宣傳工作。他到達的第二天,張學良就在公館接見了他。經商量,決定由吳奚如爲張學良的秘密政團組織——抗日同志會創辦並主編一張報紙:《文化周報》。

在主辦《文化周報》時,吳奚如從寫到編,一人兼多職,以充滿才氣的文筆,撰寫了大量社論、通訊、消息……既表達東北軍的政治主張,也宣傳抗戰救國打回東北老家去的理論和號召,實質上是針對東北軍的士氣人心,巧妙地宣傳我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這張報紙一共出版了9期,爲促成“西安事變”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1938年調任周恩來的政治秘書,選派劉白羽等奔赴延安

西安事變後,吳奚如第一次到了延安。毛主席一見到他就大加贊賞:“你就是吳奚如?大名鼎鼎,坐,請坐。你不抽煙吧?聽恩來講,你從魯迅先生身邊來,又是黃埔系的,還給張漢卿辦過報,文武全才,難得!周揚、丁玲二位也都談到過你。”延安當時最缺的是軍隊幹部,所以毛主席派吳奚如去抗大任政治教員。

1938年2月,吳奚如調任中共中央長江局周恩來的政治秘書,做了很多具體的工作,譬如選派大批進步青年奔赴延安,如周而複、劉白羽等。1938年11月受命籌辦八路軍桂林辦事處並任主任,與越共領導人胡志明建立了“同志加兄弟”(胡語)的密切友誼;後來該工作由李克農同志接任。桂林八辦舊址至今還保留著吳奚如的印鑒以及張學良送給吳奚如的虎皮大衣。

1943年,吳奚如參加延安整風運動,遭受挫折,因爲對康生一夥亂戴“叛徒、托派”的帽子不滿,英雄氣概又兼書生意氣的吳奚如在會上公開提出異議,並因此失去黨籍……

1939年3月,周恩來(後右)和葉挺(後左)從桂林前往皖南,吳奚如(前右一)陪同

擔任鶴崗煤礦工業學校校長,主持合校搬遷

1953年6月12日,中央人民政府燃料工业部煤矿管理总局任命吴奚如为鹤岗煤矿工业学校校长。同年7月,燃料工业部开始部署鸡西煤矿工业学校和鹤岗煤矿工业学校合校具体事宜,决定将鹤岗煤矿工业学校迁到鸡西,成立鸡西煤矿学校。两校合并后,将原有的教学资源、专业、师资等进行了整合。新成立的鸡西煤矿学校在專業設置上更加侧重于对煤矿专门人才的培养,共开设煤田地下开采、矿山机电、矿山机械制造三个专业。吴奚如亲自主持完成了鸡西、鹤岗两校合并,用60节火车将鹤岗煤校人员、设备运至鸡西。

在校期間,吳奚如深受學生愛戴和社會廣泛贊譽,其教育思想影響深遠。他所作報告因其革命經曆而生動深刻,因其深厚文學和革命理論而啓迪思想。學生中發生流行性感冒,他兩天兩夜守候學生身旁。他對學生高標准、嚴要求,稱畢業生是“學校基礎的創造人、是功臣”,“在未來工作上,只許做好,不許做壞”。

“文革”後以病殘之軀重新拿筆,創作大量文藝作品

新中國成立以後,吳奚如在周總理的關懷下從事專業文學創作,加入中國作協,1958年調任武漢作協理事、專業作家。“文革”中,他遭受極大折磨,被迫退休。“文革”結束後,他以病殘之身重新拿起筆來,爲懷念魯迅,他寫出了《魯迅和黨的關系》、《回憶偉大導師魯迅》等回憶錄;爲了紀念瞿秋白,他寫出了《一個偉大的死》等小說。1979年,吳奚如恢複了原有的黨籍和黨齡,並于同一年作爲特邀代表出席了全國第四屆文代會。

1980年,由吳奚如撰寫的《我所認識的胡風》發表在《芳草》雜志第12期。他本著對曆史負責的態度,真實地寫出了他和胡風的交往,證明胡風在新中國成立前並無反革命行爲。這是國內最早爲胡風辯誣的文章,吳奚如因此被稱爲“義士”。

1983年,吳奚如和郭沫若的女兒在漢口